我的信仰见证——王钰

       虽然从2014年就受洗了,但感觉自己的信心一直忽大忽小。有时候,在遇到困难和挫折的时候,下意识的还是会第一时间从人的思维去想:怎么办?怎么解决?这事情自己解决不了,那我要找谁帮忙?最后发现没有更好的解决思路,才会想要回到主里面,向他祷告,向他寻求帮助。这样的信主方式让我灵命一直难以很快成长。今年7月初我和老公来到费城,我来读一年法律硕士的课程,而老公陪读,同时他也希望找到一个英语班可以学习。学校的暑期课程是7月底开始,在基本办理好入住和收拾得七七八八之后,我们约好了朋友一起去黄石和大提顿游玩。等到再回来费城的时候,离开学只有四天的时间了。这时候,我们才发现其实有好多事情没有处理完。比如说,我们租的Apartment突然换房东了,以至于无法通过网络缴纳账单,需要去联系Leasing agency的工作人员;我需要选课和购买课本;学校还布置了大量的阅读书籍和案例;要自己去申请开通网络和办理银行卡及身份证件;我们还要考虑买车(意味着研究各种政策和操作方法)等等等等。要想在开学前做这许多事情,简直是不可能,因为需要很多的沟通和电话,而老公的英语水平比较基础,所以当我希望他能帮忙做些研究或者去联系美国客服的时候,他总是推三阻四,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:你说得清楚,你去!所以,那段时间,我常常突然就火气很大,觉得很情绪化,对老公的态度也越来越差。我当时还自我嘲笑说:难怪学校要提供那么多心理辅导的资源,告诉大家可以找心理医生倾诉。我要不要去看看心理医生?现在想起来,脱离了主的生活,凡事全凭自己的血气和所谓的“生活常识”,怎么可能不会觉得自己的轭很重呢?为什么不把所有的一切交托给主呢?

       当我觉得随时有可能掉下最后一根稻草的时候,转机出现了。在国内工作的时候,我们有个职场周间的团契。当我离开公司之后,之前的团契姐妹还会时常联系我。周日的早晨,一个团契的姐妹发来微信,问我在费城怎么样了,还适应吗?有没有找到合适栖身的教会?当听到我开始抱怨各种事情之后,她甚至提议说,要不要我们约个固定的时间,大家可以一起通过网络查经聚会。同时她说:规律的教会生活非常重要!简直是一语惊醒梦中人!我来费城这么久,居然还没有去过教会!所以,当天早上,我觉得无论如何,我也要去教会做礼拜!老公对我的这个决定也一百个支持。虽然他还没有信主,但我想他大概看到了“在教会规律聚会的我”和“不聚会全凭自己的我”的差别,所以他立刻说: 你快去!当天早上,当我走进教会的时候,在唱如鹰展翅上腾,“神已听见我的呼求,他也明白我的渴望,放下重担脱去一切缠累,恢复神造我的柔美形象……”。之后,牧师的讲道恰恰是讲在外散尽家财的小儿子回到父家,他的父亲非但没有怪他,反而亲吻他,杀猪宰牛欢迎他。我的眼泪几乎夺眶而出。因为我知道,主在对我说话,他说: 孩子,不管你走多远,你感觉离开我多远,我都一直陪伴在你身边。不管你是否求告我,我都知道你所有的需求,因为在你还未出生,我就拣选了你,数算了你的一生,连你的头发我都数算,只要你回来,我随时欢迎你!当天,我一边悔罪,祷告感谢神的召回和照看,一边暗暗决定,一定要回归正常的聚会和查经。因为靠自己总是徒劳。

       主啊,你是我安慰,你是我的磐石。我愿意一直跟随你,感谢你一直通过各样的事情和弟兄姊妹让我看到主一直都在,你的恩典够我用的!我也祝福弟兄姊妹: (历代志上16:11)要寻求耶和华与他的能力,时常寻求他的面。(申命记4:29)你尽心尽力寻求他的时候,就必寻见。阿门!

一路有你-我的主

       我的母亲是一位基督徒,从小她就用《圣经》的话语来教导我,在我12岁时就被神所抓住, 成为一个小小基督徒。但我的另一个身份是学生,接受的是世俗化的教育,那如何在这样的环境中持守自己的信仰?这是个十分重要的问题,我将与你分享我要感谢的经历。

       最重要的,感谢神的拣选和带领。 在18年的学业生涯中,我的信仰生活总体虽然是螺旋式的上升,但也遇到过“低谷”,那就是高考的失败。在老师和同学眼中,我认真踏实、勤奋认真,我所接受的信号都是夸奖赞美和肯定,但没有想到高考成绩并不理想。面对这个结果,我无法把持自己的情绪,把自己管道房间里不吃饭,不出门,拒绝参加聚会,那时的我和上帝就像是两条平行线。最后我被母亲拉着去了教会,牧师那天讲到一句话:过度的伤心就是对上帝的埋怨。当时读了以赛亚书55:8-9.:耶和华说:“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,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。天怎样高过地,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,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。”

       我一下子醍醐灌顶,原来我所谓伤心的眼泪就是对上帝最大的抱怨,我真的让圣灵担忧了,让耶稣伤心了,在神的面前我流泪认罪,之后通过祷告不断被恢复。在第二次高考中,全程都很放松,也考出了不错的成绩。人的道路真的不在自己的手中掌握,上帝对我们的人生有支配权和拥有权。面对一件事,我们应该去尽自己的本分,不遗余力地去做,但是这件事的结果最终如何,不在自己手中掌握,乃是在上帝手中。感谢上帝的恩典,经历过来的都是美好的见证!

花場

和时间赛跑的少年-- 洪源基

201213072051_01.jpg

      洪源基是一个患有早衰综合征的15岁少年。他有时候也会害怕死亡,会独自难受,哭泣。但是因为上帝的爱,他每天在上帝的应许中努力生活,寻找生命的意义。即使患有早衰综合征也依然能每天和朋友们在学校玩耍,一起吃美味的食物,每天和家人幸福的生活。홍원기군 上小学以前一直不知道自己的病。当他上学同学们嘲笑他的时候他也没有绝望,多少会有胆怯。但是他的父母和朋友一直守在他身边。

      他在五年级上游泳卡结束后,有其他学校的同学取笑他,虽然很多人见到他都会闲聊几句,但是这几个学生说话真的很过分,最后也没有道歉。他很难过受伤,就对上帝抱怨过说:“为什么创造了一个这样的我”。

他虽然患有疾病但依然积极乐观的生活。他说他并不担心自己的病,只是不想错过和家人和朋友相处的珍贵时光。在他接受干细胞治疗的时候,不得不从父亲体内提取脂肪,他父亲帮助他接受第二次治疗时受了很多苦,但他父亲什么也没说,就是抱着他,这时他更深的意识到了父母的爱是什么。 当采访说问在他心里上帝是一位什么样的神时,他回答说:“祂是一个总会照顾我,帮助我,并赋予我力量的上帝” 。还有采访问说如果在天堂遇见耶稣相对上帝说什么?他说:“耶稣啊,请让我的头发长很多,或者给我像耶稣一样闪闪放光的头发。我想说’如果我能去天堂,我想尝试染发’”。

  洪源基只是一个15岁的少年,只是一个和大家一样每天和朋友家人幸福生活在一起的一个孩子。他虽然患有罕见病,依然努力积极的生活,虽然有气馁,埋怨的时候,依然对上帝怀有希望,仰望上帝。在上帝的应许中过好每一天,把每一天活得都有意义价值。

信主见证

路紀念碑谷

       大学毕业时,我和很多其他的同学一样,在社会中只想努力赚钱。我刚好在一家很有名的外企找到可以实习一年的机会,当我和他们一起工作的时候,他们经常通宵工作;他们的生活,基本上是去八卦同事、去买奢侈品、去换不同的“漂亮的女朋友”、去KTV喝酒、找小姐……我很失落,原来社会上的“精英”都是在追求这些东西。我所追求的“一番作为”的生活模式,无论是在我的同事身上,还是在我的身上,都没有给我们带来人生的意义或满足。之后,我大姐和她的第二个丈夫闹离婚,精神出现了问题,我只能无奈地选择把她送到精神病医院。当我过年回家去医院看我大姐的时候,我觉得像我这样受过国内外教育的学生,同时又学过经济学、哲学的大学生,在很多方面有“一番作为”,但是在一个有生命的人面前,竟然连一点点忙都帮不上。那个时候我哭了。我发现虽然人可能会在学习和工作上有“一番作为”,但是人生当中还有很多需要是学习和工作不能给予的,特别是生活的目标和意义、心灵的满足和健康。就在那个时候,我发现人不只是学习和工作机器,既然如此,这方面的需要我们可以从哪里得到帮助呢?

      我之前并不认为基督徒所信的神是真实的,但是那时我开始明白,既然人不只是工作机器,也有灵魂,那我应该去寻求创造我和我姐姐的灵魂的真神,求祂帮助我们灵魂的需要。所以我就祷告说:“神啊,我愿意打开我的心门,我愿意你做我的主,我也愿意把我的一切都交在你的手中。”(我当时想到《圣经》里的一句话:“你们祈求,就给你们;寻找,就寻见;叩门,就给你开门”)。过后我越来越发现,神是真实的。我原来背向祂,有的是罪,就与祂隔绝,经历不到祂。但是祂的儿子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赎掉我的罪,让我可以重新跟神建立关系,开始经历到祂。之后我经常祷告、读经、参加教会的活动,这些事情帮助我更深地认识神,更多地得到祂的帮助。当我经常祷告、读经的时候,我能感觉到我是一个被神所爱的人,一个不值得去爱但同时又被爱的人;我从来都没有认识到我身上原来有这么多的罪,我以前对弟兄姊妹的伤害,对他们的论断和恶毒的言语,以及我自己身上的骄傲和自卑(别人称赞我的时候我很得意,别人说我做得不够好的时候我很害怕)。

      是靠着祷告、靠着神,我发现原来很多困难的事情很容易就改变了。我没有办法想象,我尝试很多次去戒烟都没有成功的时候,我靠着祷告,我就可以不用再去抽烟。我也没有办法想象,我靠着祷告,我大姐不去吃药,她的精神状态就能慢慢地好起来。我也没有办法想象,当我在生活中遇到很多困难,有很多挫折,我去祷告、去读经的时候,神会亲自地来安慰我、鼓励我。祂就像一个父亲一样,是我随时的帮助,接纳我的骄傲和自卑,接纳我心情的跌宕起伏;因为祂是最了解我的人,祂会把最好的给我。当我悖逆的时候,祂也会管教我。我深深地体会到,除了学习和工作这“一番作为”以外,我的灵魂经历到我的造物主和救主的生命是何等丰富、何等有意义。过去我很长一段时间都在抱怨神,为什么会让这些不好的事情发生在我的家庭和我的身上,但是我发现祂很奇妙地使用这些事情让我成为别人的祝福。当我遇到其他人在他们的家庭也发生这样事情的时候,我才知道,我是多么能去理解他人处在那个时候的感受,我也知道那个时候怎么去安慰别人。我很感谢神,祂不仅仅拯救了我,祂也使用我来祝福别人